虚拟货币mfo|虚拟货币排名前三十
網站導航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0543-8171886
2019年07月18日 15:26來源: 大眾日報·新銳大眾作者:
查看數0

垃圾山里藏“金山”,怎么挖

缺人才,工業危廢處置“粥多僧少”;風險大,“掘金”過程需全程監管

小暑時節,濟南熱浪翻滾。距離濟南市區兩小時車程的濟陽區仁風鎮北陳村,濟南云水騰躍環保科技有限公司3條處理能力100噸/天的危險廢物焚燒線正在緊鑼密鼓建設中。今年年底投產后,騰躍環保的危險廢物處置能力將翻4倍。

處置能力迅速提升,依然追不上規模不斷膨脹的危廢產生量。2017年我省工業危廢產生量居全國首位,實際收集和利用處置量不足一半。2018年我省申報工業危廢產生量950.6萬噸,至年末貯存量442.5萬噸,大量危險物長期貯存。

危廢處置,供需兩旺、利潤高企,但又粥多僧少、掘金者寥寥。如今,隨著威海試點“無廢城市”、《山東省土壤污染防治條例》面向公眾征求意見,“小、散、弱”的危廢行業迎來變革期。

“肯做就有錢賺”

2018年,我省開展固體廢物申報登記,全省共10845家單位申報產生危險廢物,申報工業危險廢物產生量950.6萬噸,比上一年的產生量幾乎翻倍。

再觀處置量,省生態環境廳數據顯示,去年全省危廢焚燒處置能力基本能夠滿足需要,但地區之間處置能力不平衡;填埋能力缺口較大,全省大部分市填埋能力不足。

產生量與處置量的不對等,碰撞出了巨大市場。“肯做,就有錢賺。”2012年,初入危廢處置行業的騰躍環保營業收入就超過了1.5億元。總經理韓杰回憶,“當時市面上的綜合危廢處理企業寥寥無幾,產廢企業幾乎‘求著’我們把危廢拉走,‘只要拉走,價格你們定’。”

今年5月,為煉油企業提供廢催化劑處理處置服務的青島惠城環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功登陸創業板,成為青島首家上市的環保企業。其招股說明書披露的信息顯示,2017-2018年,企業的綜合毛利率均達到40%以上。6月,上市公司中再資環公告稱擬耗資6.8億元收購危廢處置企業山東環科100%股權。對比山東環科在去年2月進行股權轉讓時的估值2.98億元,時隔1年估值翻番。

事實上,隨著國家環保監管更加嚴格,危廢處理市場需求越來越大。“危廢行業屬于朝陽產業,具有廣闊的發展空間,預計2020年危廢市場規模將達到1500億。”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資環所研究員程會強說,“這個過程中由于各地處理費用不一,危廢處理行業的跨區域競爭必將進一步增強。在此杠桿作用下,必將出現優勝劣汰,資本和技術等實力雄厚的企業會重組市場格局。”

人才和技術存短板

一個值得注意的現象是,面對誘人的利潤,目前危廢處置企業往往只吃個半飽:實際經營規模與核準經營規模和危廢產量之間都存在較大差距。

不是不想吃,更多時候是沒法吃。2016年修訂的《國家危險廢物名錄》中將危廢種類劃分為46大類479種,“但現實中,我國90%以上危廢處置企業僅能處置5種以下危廢種類。”程會強說,資質卡住了許多企業。

邁過資質門檻后,步子依然不敢邁大。韓杰作了個形象的比喻,焚燒危廢看似粗獷,實則是個技術活,像熬中藥一樣講究配伍。拿捏不準,不僅會造成設備腐蝕,影響設備穩定運行,還會造成二次污染。“咱們省里小化工企業多,產生的危廢成分復雜,處理起來難度大。如果硬吞,會損壞設備、得不償失。”韓杰說。

特別是近年來隨著產業結構的轉變,危廢的種類和產生量都在發生變化,對處理方式和技術改造的要求越來越高。

幾道關卡之下,大量危廢就被攔在了“脫廢”的大門外,成了貯存大戶。今年5月,我省公布危廢年末貯存量超過5萬噸的市有淄博、東營、煙臺、濰坊、濱州5市,氰化尾渣、化工廢鹽、廢鉛酸蓄電池、含汞廢物等部分類別的危廢,因缺乏相應的利用處置技術或處置能力短缺,大量貯存。

危廢處置行業看上去市場廣闊,人才市場卻沒做好準備。不僅經驗豐富的專業技術人才一將難求,即便是初出茅廬的學生,想要爭取也十分不易。“大家對這個行業陌生,工作領域又沾‘危’帶‘廢’,加上廠址都地處偏遠,即便薪水待遇比一般化工企業好,年輕人還是不愿意來。”韓杰坦言。

市場倒逼之下企業走上自主研發之路。記者注意到,惠城環保招股說明書顯示,公司每年將不低于銷售收入3%-4%的資金直接投入研發。只是,效果的顯現還有待時日。

呼吁全產業鏈監管

在中央環保督察中,我省曾發現多起危險廢物違法填埋、轉移問題,危廢污染防治工作已成為全省生態環境保護工作的突出短板。為此我省印發《山東省危險廢物專項排查整治方案》,明確以有效防控危廢環境風險為目標,摸清全省危險廢物產生、貯存、轉移、利用、處置情況。

記者注意到,在危廢處置的關鍵節點上,我省已作了部署。比如優化危廢處置設施規劃,將危險廢物集中處置設施納入當地公共基礎設施進行規劃布局、統籌建設;要求采取焚燒處置的危廢年產生量大于5000噸的企業和1萬噸以上的工業園區,配套建設集中焚燒設施;加強監管,原則禁入省外危廢到我省焚燒或填埋等等。

不過,危廢從產生到完成利用、處置鏈條太長,中間任何一個環節出問題,都會給生態環境帶來沉重負擔。

記者了解到,福建省2017年初建成覆蓋省、市、縣、企業四級的固體廢物環境監管平臺,形成了危險廢物“產廢—收集—轉移—處置(利用)”流向監管數據網。江西省危險廢物監管平臺上,每批危廢的來源、去向等每個節點都有詳細記錄,企業可以像查物流一樣實時了解危廢狀態,實現危廢全過程管理。在《山東省打好危險廢物治理攻堅戰作戰方案(2018-2020年)》中,我省提出要在2020年年底前健全完善固體廢物管理信息系統,為我省危廢實現自“始”至“終”的監管列出了時間表。

“政府做好頂層設計,危廢產生企業在減量優先的基礎上,做好如實申報、規范交投工作,加強循環處置能力。危廢處理企業合規運輸、科學處置。這樣三方各有側重,才能把危廢的問題解決好。”程會強說。

網友評論
    虚拟货币mfo 山东体彩排三排五 河内时时彩后三走势 幸运飞艇pk10计划软件 vr时时彩 福州沐足经理招聘 双色球开奖号码黑龙江 网赌id控制玩家输赢 2019香港马报资料一肖中特 彩票历史查询器 mg赌城宇宙最强电子游戏 世俱杯 5分赛车 重庆十分彩开奖结果 甘肃11选五今天开奖结果 1024x768性感美女柳岩 湖南赛车开奖结果查询